您的位置: 龙岩资讯网 > 健康

揭露駐京辦第一人李松

发布时间:2019-11-09 03:48:00

揭露“驻京办”第一人李松

“虽然‘驻京办’撤了,但问题没有真正得到解决如果相关部委项目审批过程的透明度不高,过于集中的项目审批权得不到有效而相应的制约,‘驻京办’还会以各种形式长期隐性存在” 在谈到“驻京办”的问题时,李松说事实上,还在5年前,李松就为中国圈所知2005年7月初,李松发了一篇有关“驻京办”的新华社内参,引起了多位中央领导的重视,并作了相关批示;紧接着7月底,《瞭望》又发表了他的《驻京办:地方“第二行政中心”》这篇深度调查报道,首次公开详细披露“驻京办”内幕,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不少媒体作了全面、及时的跟进报道李松也因为第一位调查“驻京办”问题,而被舆论称为揭露“驻京办”第一人不仅如此,在这五年中,李松还把调查的触角伸向秘书腐败、官本位、官员学历造假、公车改革、科研经费“黑洞”、络舆情、民间反腐等社会热点、焦点和难点问题这些作品,不少被《文摘报》、《作家文摘》、《中国剪报》、《联合早报》、《国际时报》等海内外刊物转载,有的被中央领导批示,产生过重大社会影响今年4月,华夏出版社将他的部分作品整理成《中国隐性权力调查》一书出版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国家行政学院博士生导师、汪玉凯教授对此书给予高度评价:“《中国隐性权力调查》以其可信的事实、新颖的视角,对中国特定时期公共权力的运作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和分析,读来令人深思和警醒” 中国监察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教授李成言对该书的评价是:“平视权力,只向真理低头” 该书出版后,新浪、搜狐、腾讯、凤凰等大型站作了连载,点击量一直居高不下;而《深圳特区报》、《工人》等报刊也在纷纷介绍这部书,此后,邀请他去讲座和签名售书的单位团体络绎不绝该书的出版对李松而言,还只是一个开始,他将把对这些问题的调查持续下去,他说:“我始终在朝这个目标风雨兼程,并且珍惜每次机会,以期写出更多符合公众和社会伦理期待的精品”梦想,从蒙自出发云南的蒙自不但是过桥米线的发源地,还是中国石榴的原产地,历史上曾创造了十个云南的第一,也曾留下过西南联大的足迹,现在是红河州的州府所在地李松是地地道道的蒙自人,曾在红河一所大学教书,可心里与文字结缘,他交有很多文友,并在一起探讨文学方面的事,常常到深夜一天夜里,他和几个朋友谈论文学出路的问题,其中有个朋友说:“纵观国内外有名的文学家,很多都有一个共同点,不管穷死饿死,都要想办法‘蹲’在京城”这样的话,不知那个朋友说过多少次,但说过也就过了,因为当时的情况,那伙人中根本就没有一个有“蹲”在北京的条件后来,李松的妻子去北大进修大家有时开玩笑就问李松:“万一你媳妇真的不回来,你怎么办”他从来就没有回答过这个问题直到有一天,李松请朋友们吃米线,才郑重地说:“我要辞去大学的工作去北京”他的话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你把这么好的工作都辞掉,是不是大脑进水了”“这是我想了很久才定下来的,我已经想得非常清楚” 面对朋友的劝说,李松这样回答当然,也有人支持他,但无论支持与否,这已经是李松的最后决定当天夜晚,平常很少喝酒的李松也喝了酒,他们都喝得有点多,一直喝到深夜两三点才散去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按计划进行着自己的安排1999年中秋节刚过,天渐渐凉了下来,李松骑着他新买来的越野自行车,早早来到天马雕塑旁此时的李松,车上插着一面写有“李松环保世纪行”的小旗子,所有的行囊都在他身上仅有的一个双肩包里与送行的朋友几句简单的叮嘱之后,他骑着自行车渐渐消失在朋友的视线中,他的目标是北京“路上,最触动我的不是环境问题”那一年,李松30岁,刚好是而立之年李松的北京之行,考虑得非常周到他要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到北京,既是去和妻子团聚,也是为圆自己的文学梦于是,他想到了以“环保世纪行”的方式去,同时可以为社会承担一定的在去北京之前,他查阅了大量环保方面的资料,做了精心的准备,他要一路从云南考察环保到北京在朋友的帮助下,李松得到一些政府部门和企业的资金支持,一些朋友,还以个人名义给了他各种帮助“想起朋友的热心帮助,我心里一直感觉非常温暖”提起以前的事情,李松动情地说李松的行走很悲壮,而他自己则认为是“为了摆脱滇南那种平淡乏味得如同泡在温泉里的井底之蛙般的生活,才去的北京”这是朋友后来才知道的事他从云南进入广西,途经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山东、天津,经过54天的艰难历程,最后抵达北京李松一路行走一路写,写他一路的所思所想,并在蒙自的地方报纸上开设专栏,他每天的行程,蒙自人都能从报纸上了解到;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到环保局报个到、盖个公章,这是他一路留下的特殊印迹除了一路的孤独寂寞还遇到过劫匪,那是路经广西的时候,其实,李松的身上并没多少钱,但劫匪看上了他的自行车,好在李松身体强健,经过一番较量,最终摆脱了劫匪的困扰这样的事不止发生过一次,说起这些事,他至今仍心有余悸一路行走的李松,引发沿途各地媒体的关注,很多媒体对他进行了跟踪报道,到北京后,《中国环境报》还专版对他重点报道对于李松来说,他的收获除了一包沉沉的照片外,就是几包沿途收集的有关环保的资料到北京后,他花了两天时间,给资助他的政府部门和企业,写了一份厚厚的调查报告,还分别邮寄了很多照片“这算对资助我的部门和企业有个交代吧”10年后,李松想起这些事情,口吻里依然充满感激之情本来“环保世纪行”的初衷,是想通过他的行动,提高人们的环保意识,但李松说:“一路上,对我触动最大的不是环境问题,而是有些地方部门的腐败问题” 有些地方农民的土地被污染上访无门,有的水源被污染,百姓患病索赔无果,这一切的背后,都有权力部门的不作为和乱作为,“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关注公权力运作的问题”李松说漂在京城的蒙自人到北京后的李松,因为妻子还在北大攻读研究生,只好自己租房子住,凭着在蒙自积累的文字功底,先做自由撰稿人,后又混在IT,然后又到界闯荡因为在北京没有固定的住房,他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有时一年也会搬几次家,工作之余,总爱去“艺术村”之类的地方,他在那里了解到了工作和生活的苦不是他最大的压力;住房也不是他最大的障碍,最大的阴影还在于户口问题“我最尴尬的事莫过于听到北京人说外地人怎么怎么着,然后自己再隐讳的告诉对方,自己也是一个外地人”为了在北京站稳脚跟,他除了勤恳工作,还坚持着文学的创作,“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注定现在暂时漂泊;无法抑制内心的狂热,对未来的执着……”每当听到《执着》这首歌时,不但能带给他丝丝的安慰,更能带给他留在北京的执着妻子读完研究生后,留在北京一所大学教书,而李松户口也顺利进入北京,“户口给人一种家的归属感”这是李松的切身感受从1999年离开蒙自,直到2004年春,李松才第一次回到蒙自,朋友们也才知道,他在北京已经混出了名堂,不但进新华社做

生物谷药业
小儿感冒后咳嗽老不好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腹泻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