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龙岩资讯网 > 娱乐

长生证道 第五十五章 赌约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7:55

长生证道 第五十五章 赌约

原本打成一团的两伙人瞬间各自退回自己的一方阵营,场中顿时清出来一大片空地。

片刻之后,两边的阵地各自走出来三个人。神农堂这边出来的是身着蓝色丝袍的两名女子、黑色丝袍的一名男子,而百草堂那边则是两男一女,其中一男穿着草样图案的青色丝袍,另外一男一女全部身着金色丝袍。

神农堂这边,男子是康富,两名女子一名是柳纤纤,另一名女子却不认识,只是让人一眼看去便有一股凛然高贵之意;百草堂那边的三人,凌霄发现自己居然还认识那对一身金袍的男女:男子便是三个月前跟空老碰见那个红脸螃蟹之时、站在他身旁的两名弟子之一,女子却是他一个时辰前才碰到过的那个叫薇薇的少女。至于那名青袍人,想来应该就是百草堂的主事人了。

两边的三人渐渐走进,刚一目光相对,就相互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充满了浓郁的火药味儿。

也不知道青袍人开口说了一句什么,就听见柳纤纤大声道:“荒唐,我们神农堂跟你们百草堂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你们凭什么要让我们退出?不要以为你们抱上金光塔的大粗腿我柳纤纤就会怕了!”

从凌霄这里看去,只见柳纤纤身着一袭蓝色丝袍,纤腰仅堪一握,如同一团瑰丽的火焰,俏生生地站在场中。她的对面站的那个薇薇,看起来比她大个两三岁,同样也是姿容殊丽,只是她虽然穿的是一身鲜明温暖的服饰,但不知怎的,却是一脸的冷意。

“该不会让纤纤姐跟她对打吧?那恐怕不是对手啊。”凌霄不禁眉头一皱,心里有些担心。

秀色可餐,两人又都是绝色美女,一动一静,一热一冷,好比两道又养眼又精美的佳肴,围观的众人大多数倒是将目光放在了她们两个身上。

这时,百草堂的队伍里又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是羊怜花。只见他一脸为难地站在两边队伍之间,先对着柳纤纤道:“纤纤你能不能先不要这么激动,有什么话咱们不能好好说吗?”又转头对着百草堂那名青袍男子道:“张师哥,这件事能不能再商量商量!”

“羊怜花你给我让开!”柳纤纤大声道:“我跟你们金光塔无话可说?一句话,让我们神农堂退出关张,门儿都没有!”

“羊怜花,你能不能有点骨气,给我回去!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薇薇冷冷地道。

“师姐,我……”

“我说,让你回去!”薇薇一字字地寒声道:“怎么,现在我的话不管用了是吧?”

羊怜花看了柳纤纤一眼,黯然地走回了百草堂那边,身影说不出的凄清落寞。

“这位是柳师妹吧,果然长了一副好皮囊!”薇薇先是一声甜笑,接着口气一冷地道:“不过,柳师妹,师姐奉劝你一句,做女人还是要贤良淑德,温柔娴静,像你这样动不动就河东狮吼,显得很没家教!我要是你,现在就退回去,乖乖地等你家大人来解决这件事情。”

“咯咯咯……”柳纤纤忽然娇笑起来,声音清脆有如黄莺出谷,听得周围的男弟子们齐齐心里一痒。

“柳师妹,你这是得失心疯了吗?”薇薇眉头一皱地说道

长生证道  第五十五章 赌约

“咯咯,母老虎,我刚才是在笑你白痴呢!”柳纤纤笑得有如花枝乱颤,似乎要喘不上来气:“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就来这里大放厥词!你难道不知道这家神农堂就是我柳纤纤开的吗?神农堂的任何事都是我柳纤纤自己的事情,我怎么可能退回去!倒是你算哪根葱?你凭什么来为百草堂出头,莫不成你是百草堂的小老板娘?”

一听这话,旁观的众位弟子全都忍俊不禁,掩嘴吃吃而笑。薇薇的脸色却是陡地一寒,目中露出一抹森然杀意:“嘴上无德,该杀!”

也没见她如何动作,一道金色小剑便从她手上嗖的飞出,径自对着柳纤纤当胸而射。

凌霄心中大骇,正要出声,忽见柳纤纤身前蓦地扬起一道蓝光,迅疾无伦与那金剑一撞。

当的一声,金剑迅疾无伦地掉头而回,反射薇薇面庞。薇薇大吃一惊,百忙之中香肩向后一倒,螓首随之急仰,这才于间不容发之际躲开了金剑的劲射。只是这一下躲得有些狼狈,身子站正之时,已是微微娇喘,云鬓略散。

“莫师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别以为你功力高就可以随便欺负人,我金光塔可不怕你天水!”薇薇脸色大变地道,同时手腕一拉,那把小剑就飞了回来,原来它是连在她腕上的一条金链子上。

“周师妹,不要随便给别人扣大帽子!”凌霄听见前方有一个女子的声气淡淡地道:“我出手,只不过是因为纤纤师妹是三个月前才刚刚入院的弟子,还抵挡不了你的‘金光一体剑’。不过,我倒想请问,你这位师姐一声不吭就对师妹痛下杀手,难道这就是楚师伯平日教导你们的同门友爱之道?”

周薇薇脸上一红,哑口无言,此时她身旁的那名金袍少年徐徐踱出,先施过一礼,然后直起身子,面色沉郁地道:“金光塔周光拜过莫师姐。师弟就想请问一下,这件事莫师姐是不是一定要管?这又是不是贵玉师伯的意思?”

那莫师姐淡淡地道:“如果你们两家不这么欺负人,这件事不让我们天水插手也不是不行!”

柳纤纤一急,顿足道:“师姐……”

“稍安勿躁,师姐自有主张!”莫师姐训斥一句,又转而说道:

“你们刚才约战三打两胜,又规定三场出战人的身份必须分别来自内院、外院、神农堂和百草堂的主事人……哼,你们倒是打的好算盘!

谁不知道外院第一高手就是你们金光塔的李志雄;内院这边,你们双方实力不相伯仲;而最后的从两边的主事人中各出一人,这更是胡扯!

神农堂的主事人凌霄和康富,再算上我师妹纤纤,他们三个都是三个月以前才刚刚入的学院,一个目前还是外院观察,另外两个虽是内院弟子,却连灵武都还没有完全入阶,而这位百草堂的张墨师弟入院已经三年,目前已是灵武入境晚期……这一场实力如此悬殊,还比什么?怎么比都是百草堂赢!”

周光一笑:“那莫师姐的意思是……”

莫师姐缓缓地道:“要么,最后一场由我莫琪珊出场,你们那边人手任选;要么,你们保留原有的约定,但是必须取消三打二胜的约定,改为只要神农堂这边胜过其中任何一场,今天的赌约百草堂就算输了!”

“这个……”周光明显有些犹豫:“莫师姐,可否容我们回去商量一下。”

莫琪珊点了点头,淡淡地道:“好,我等你们就是。”拉着柳纤纤退回阵中,周光三人也掉头走了回去。

刚一回到暗曜谷这边,柳纤纤便是眼前一亮:“小凌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凌霄微笑着站在康富身边,向着柳纤纤身边那位气质高贵的蓝袍女子深施一礼道:“莫师姐,小弟凌霄,这次有劳你了。”

莫琪珊一怔,看他一眼,忽然噗嗤一笑:“你就是凌霄?咯咯,久仰大名,我看我家纤纤对你如此在意,还以为是一个英俊的少年呢。没想到居然还是一个小朋友,虽然长得也还是很俊,但这年岁也太小了点吧,咯咯咯……”

一番话说得凌霄和柳纤纤都是脸上一红,后者更是顿足娇嗔道:“师姐,你讨厌,都跟你说了,他是我弟弟……”

“呵呵,琪珊师姐,这次天水的相助之情,我暗曜谷全体弟子永铭大德!”康富身后的一个魁梧青年也闪出身形拱手说道。这是内院的八师兄种子期,本次神农堂的事情,朱大可等几位排名靠前的师兄觉得不便出面,担心被人将事件定义为暗曜谷和金光塔的直接冲突,但此事于情于理又不能不管,于是便将他派了过来。

莫琪珊摆摆手,轻叹道:“不必客气,其实我也没帮到什么。”

柳纤纤插嘴道:“师姐,刚才真是被你吓了一跳。但是你干嘛还同意他们商量?以你的身手,完全可以直接逼他们答应第一种方案啊!”

莫琪珊只是淡淡地一笑,却没有说话。

康富慨然轻叹道:“纤纤,你们天水还跟金光塔不一样。这件事我后来打听过,金光塔之所以会跳上跳下,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百草堂的幕后股东之一,而你们天水在这件事上最多算是外援,所以不能跟金光塔完全撕破脸。现在玉师伯能让莫师姐来这里给你撑场子,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

听见这话,莫琪珊抬眼诧异地看了康富一眼,目中不禁流露出一抹赞许,缓缓地道:“嗯,还是康师弟见识明白。我还要指出一点,刚才我之所以不逼他们,那是因为我发现学院执法队的老大简耀也来到了这里,他跟百草堂的张墨也有相当深厚的交情。要是我把话说得太满,简耀就有理由跳出来干涉,到时恐怕我也没什么把握。只能像现在这样,稍微为你们挽回一些颓势……”

顿了一顿,又意有所指地道:“不过,不是师姐说你们,我觉得你们还是太年轻气盛了,当初就不该跟百草堂彻底闹翻,更不该轻易答应这场比武,闷声发财,徐图发展不是更好?像现在这样成为众矢之的,恐怕……”

说到这里,莫琪珊欲言又止,面带惋惜地摇了摇头,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了,但那意思谁都能听得出来,那就是对这次比武结果很不看好,甚至根本就是想说凶多吉少。

西安治疗卵巢炎方法
西安治疗卵巢炎费用
西安治疗卵巢炎医院
西安治疗盆腔炎方法
西安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